<tbody id="aequ2"></tbody>
  • <button id="aequ2"><object id="aequ2"></object></button>

  • <th id="aequ2"></th>
    1. <th id="aequ2"></th>
    2. <button id="aequ2"><object id="aequ2"></object></button>

      <dd id="aequ2"></dd><dd id="aequ2"></dd>
      <nav id="aequ2"><track id="aequ2"><video id="aequ2"></video></track></nav><dd id="aequ2"></dd>
    3. <em id="aequ2"><tr id="aequ2"><u id="aequ2"></u></tr></em>
      |國學首頁|||國學寶庫| |國學私塾| |國學大師| |國學新聞| |國學商城| |國學論壇|| 國學農歷|
           
      屬于:史==>資治通鑒  

       
        卷第一
      卷第二
      卷第三
      卷第四
      卷第五
      卷第六
      卷第七
      卷第八
      卷第九
      卷第一十
      卷第十一
      卷第十二
      卷第十三
      卷第十四
      卷第十五
      卷第十六
      卷第十七
      卷第十八
      卷第十九
      卷第二十
      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二
      卷第二十三
      卷第二十四
      卷第二十五
      卷第二十六
      卷第二十七
      卷第二十八
      卷第二十九
      卷第三十
      卷第三十一
      卷第三十二
      卷第三十三
      卷第三十四
      卷第三十五
      卷第三十六
      卷第三十七
      卷第三十八
      卷第三十九
      卷第四十
      卷第四十一
      卷第四十二
      卷第四十三
      卷第四十四
      卷第四十五
      卷第四十六
      卷第四十七
      卷第四十八
      卷第四十九
      卷第五十
      卷第五十一
      卷第五十二
      卷第五十三
      卷第五十四
      卷第五十五
      卷第五十六
      卷第五十七
      卷第五十八
      卷第五十九
      卷第六十
      卷第六十一
      卷第六十二
      卷第六十三
      卷第六十四
      卷第六十五
      卷第六十六
      卷第六十七
      卷第六十八
      卷第六十九
      卷第七十
      卷第七十一
      卷第七十二
      卷第七十三
      卷第七十四
      卷第七十五
      卷第七十六
      卷第七十七
      卷第七十八
      卷第七十九
      卷第八十
      卷第八十一
      卷第八十二
      卷第八十三
      卷第八十四
      卷第八十五
      卷第八十六
      卷第八十七
      卷第八十八
      卷第八十九
      卷第九十
      卷第九十一
      卷第九十二
      卷第九十三
      卷第九十四
      卷第九十五
      卷第九十六
      卷第九十七
      卷第九十八
      卷第九十九
      卷第一百
      卷第一百一
      卷第一百二
      卷第一百三
      卷第一百四
      卷第一百五
      卷第一百六
      卷第一百七
      卷第一百八
      卷第一百九
      卷第一百一十
      卷第一百一十一
      卷第一百一十二
      卷第一百一十三
      卷第一百一十四
      卷第一百一十五
      卷第一百一十六
      卷第一百一十七
      卷第一百一十八
      卷第一百一十九
      卷第一百二十
      卷第一百二十一
      卷第一百二十二
      卷第一百二十三
      卷第一百二十四
      卷第一百二十五
      卷第一百二十六
      卷第一百二十七
      卷第一百二十八
      卷第一百二十九
      卷第一百三十
      卷第一百三十一
      卷第一百三十二
      卷第一百三十三
      卷第一百三十四
      卷第一百三十五
      卷第一百三十六
      卷第一百三十七
      卷第一百三十八
      卷第一百三十九
      卷第一百四十
      卷第一百四十一
      卷第一百四十二
      卷第一百四十三
      卷第一百四十四
      卷第一百四十五
      卷第一百四十六
      卷第一百四十七
      卷第一百四十八
      卷第一百四十九
      卷第一百五十
      卷第一百五十一
      卷第一百五十二
      卷第一百五十三
      卷第一百五十四
      卷第一百五十五
      卷第一百五十六
      卷第一百五十六
      卷第一百五十七
      卷第一百五十八
      卷第一百五十九
      卷第一百六十
      卷第一百六十一
      卷第一百六十二
      卷第一百六十三
      卷第一百六十四
      卷第一百六十五
      卷第一百六十六
      卷第一百六十七
      卷第一百六十八
      卷第一百六十九
      卷第一百七十
      卷第一百七十一
      卷第一百七十二
      卷第一百七十三
      卷第一百七十四
      卷第一百七十五
      卷第一百七十六
      卷第一百七十七
      卷第一百七十八
      卷第一百七十九
      卷第一百八十
      卷第一百八十一
      卷第一百八十二
      卷第一百八十三
      卷第一百八十四
      卷第一百八十五
      卷第一百八十六
      卷第一百八十七
      卷第一百八十八
      卷第一百八十九
      卷第一百九十
      卷第一百九十一
      卷第一百九十二
      卷第一百九十三
      卷第一百九十四
      卷第一百九十五
      卷第一百九十六
      卷第一百九十七
      卷第一百九十八
      卷第一百九十九
      卷第二百
      卷第二百一
      卷第二百二
      卷第二百三
      卷第二百四
      卷第二百五
      卷第二百六
      卷第二百七
      卷第二百八
      卷第二百九
      卷第二百一十
      卷第二百一十一
      卷第二百一十二
      卷第二百一十三
      卷第二百一十四
      卷第二百一十五
      卷第二百一十六
      卷第二百一十七
      卷第二百一十八
      卷第二百一十九
      卷第二百二十
      卷第二百二十一
      卷第二百二十二
      卷第二百二十三
      卷第二百二十四
      卷第二百二十五
      卷第二百二十六
      卷第二百二十七
      卷第二百二十八
      卷第二百二十九
      卷第二百三十
      卷第二百三十一
      卷第二百三十二
      卷第二百三十三
      卷第二百三十四
      卷第二百三十五
      卷第二百三十六
      卷第二百三十七
      卷第二百三十八
      卷第二百三十九
      卷第二百四十
      卷第二百四十一
      卷第二百四十二
      卷第二百四十三
      卷第二百四十四
      卷第二百四十五
      卷第二百四十六
      卷第二百四十七
      卷第二百四十八
      卷第二百四十九
      卷第二百五十
      卷第二百五十一
      卷第二百五十二
      卷第二百五十三
      卷第二百五十四
      卷第二百五十五
      卷第二百五十六
      卷第二百五十七
      卷第二百五十八
      卷第二百五十九
      卷第二百六十
      卷第二百六十一
      卷第二百六十二
      卷第二百六十三
      卷第二百六十四
      卷第二百六十五
      卷第二百六十六
      卷第二百六十七
      卷第二百六十八
      卷第二百六十九
      卷第二百七十
      卷第二百七十一
      卷第二百七十二
      卷第二百七十三
      卷第二百七十四
      卷第二百七十五
      卷第二百七十六
      卷第二百七十七
      卷第二百七十八
      卷第二百七十九
      卷第二百八十
      卷第二百八十一
      卷第二百八十二
      卷第二百八十三
      卷第二百八十四
      卷第二百八十五
      卷第二百八十六
      卷第二百八十七
      卷第二百八十八
      卷第二百八十九
      卷第二百九十
      卷第二百九十一
      卷第二百九十二
      卷第二百九十三
      卷第二百九十四
      卷第二百九十四
       
       
      卷第三十一
      發布時間:2005/10/18   被閱覽數:3127 次
      (文字 〖 〗)
       

          【漢紀二十三】  起屠維大淵獻,盡強圉協洽,凡九年。

           孝成皇帝上之下陽朔三年(己亥,公元前二二年)

      春,三月,壬戌,隕石東郡八。  

      夏,六月,潁川鐵官徙申屠圣等百八十人殺長吏,盜庫兵,自稱將軍,經歷九郡。遣丞相長史、御史中丞逐捕,以軍興從事,皆伏辜。  

      秋,王鳳疾,天子數自臨問,親執其手涕泣曰:“將軍病,如有不可言,平阿侯譚次將軍矣!”鳳頓首泣曰:“譚等雖與臣至親,行皆奢僭,無以率導百姓,不如御史大夫音謹敕,臣敢以死保之!”及鳳且死,上疏謝上,復固薦音自代,言譚等五人必不可用;天子然之。初,譚倨,不肯事鳳,而音敬鳳,卑恭如子,故鳳薦之。八月,丁巳,鳳薨。九月,甲子,以王音為大司馬、車騎將軍,而王譚位特進,領城門兵。安定太守谷永以譚失職,勸譚辭讓,不受城門職;由是譚、音相與不平。  

      冬,十一月,丁卯,光祿勛于永為御史大夫。永,定國之子也。   

           孝成皇帝上之下陽朔四年(庚子,公元前二一年)

      春,二月,赦天下。  

      夏,四月,雨雪。  

      秋,九月,壬申,東平思王宇薨。  

      少府王駿為京兆尹。駿,吉之子也。先是,京兆有趙廣漢、張敞、王尊、王章、王駿,皆有能名,故京師稱曰:“前有趙、張,后有三王!  

      閏月,壬戌,于永卒。  

      烏孫小昆彌烏就屠死,子拊離代立;為弟日貳所殺。漢遣使者立拊離子安日為小昆彌。日貳亡阻康居;安日使貴人姑莫匿等三人詐亡從日貳,刺殺之。于是西域諸國上書,愿復得前都護段會宗;上從之。城郭諸國聞之,皆翕然親附。  

      谷永奏言:“圣王不以名譽加于實效;御史大夫任重職大,少府宣達于從政,唯陛下留神考察!”上然之。  

           孝成皇帝上之下鴻嘉元年(辛丑,公元前二零年)

      春,正月,癸巳,以薛宣為御史大夫。  

      二月,壬午,上行幸初陵,赦作徒;以新豐戲鄉為昌陵縣,奉初陵。  

      上始為微行,從期門郎或私奴十馀人,或乘小車,或皆騎,出入市里郊野,遠至旁縣甘泉、長楊、五柞,斗雞、走馬,常自稱富平侯家人。富平侯者,張安世四世孫放也。放父臨,尚敬武公主,生放,放為侍中、中郎將,娶許皇后女弟,當時寵幸無比,故假稱之。  

      三月,庚戌,張禹以老病罷,以列侯朝朔、望,位特進,見禮如丞相,賞賜前后數千萬。  

      夏,四月,庚辰,薛宣為丞相,封高陽侯;京兆尹王駿為御史大夫。  

      王音既以從舅越親用事,小心親職。上以音自御史大夫入為將軍,不獲宰相之封,六月,乙巳,封音為安陽侯。  

      冬,黃龍見真定。  

      是歲,匈奴復株累單于死,弟且糜胥立,為搜諧若鞮單于;遣子左祝都韓王呴留斯侯入侍,以且莫車為左賢王。  

           孝成皇帝上之下鴻嘉二年(壬寅,公元前一九年)

      春,上行幸云陽、甘泉。  

      三月,博士行大射禮。有飛雉集于庭,歷階登堂而雊;后雉又集太常、宗正、丞相、御史大夫、車騎將軍之府,又集未央宮承明殿屋上。車騎將軍音、待詔寵等上言:“天地之氣,以類相應;譴告人君,甚微而著。雉者聽察,先聞雷聲,故《月令》以紀氣!督洝份d高宗雊雉之異,以明轉禍為福之驗。今雉以博士行禮之日大眾聚會,飛集于庭,歷階登堂,萬眾睢睢,驚怪連日,徑歷三公之府,太常、宗正典宗廟骨肉之官,然后入宮,其宿留告曉人,具備深切;雖人道相戒,何以過是!”后帝使中常侍晁閎詔音曰:“聞捕得雉,毛羽頗摧折,類拘執者,得無人為之?”音復對曰:“陛下安得亡國之語!不知誰主為佞諂之計,誣亂圣德如此者!左右阿諛甚眾,不待臣音復諂而足。公卿以下,保位自守,莫有正言。如令陛下覺寤,懼大禍且至身,深責臣下,繩以圣法,臣音當先誅,豈有以自解哉!今即位十五年,繼嗣不立,日日駕車而出,失行流聞;海內傳之,甚于京師。外有微行之害,內有疾病之憂,皇天數見災異,欲人變更,終已不改。天尚不能感動陛下,臣子何望!獨有極言待死,命在朝暮而已。如有不然,老母安得處所,尚何皇太后之有!高祖天下當以誰屬乎!宜謀于賢智,克己復禮,以求天意,繼嗣可立,災變尚可銷也!  

      初,元帝儉約,渭陵不復徙民起邑;帝起初陵,數年后,樂霸陵曲亭南,更營之。將作大匠解萬年使陳湯為奏,請為初陵徙民起邑,欲自以為功,求重賞。湯因自請先徙,冀得美田宅。上從其言,果起昌陵邑。  

      夏,徙郡國豪桀貲五百萬以上五千戶于昌陵。  

      五月,癸未,隕石于杜郵三。  

      六月,立中山憲王孫云客為廣德王。  

      是歲,城陽哀王云薨;無子,國除。  

           孝成皇帝上之下鴻嘉三年(癸卯,公元前一八年)

      夏,四月,赦天下。  

      大旱。  

      王氏五侯爭以奢侈相尚。成都侯商嘗病,欲避暑,從上借明光宮。后又穿長安城,引內灃水,注第中大陂以行船,立羽蓋,張周帷,楫棹越歌。上幸商第,見穿城引水,意恨,內銜之,未言;后微行出,過曲陽侯第,又見園中土山、漸臺,象白虎殿。于是上怒,以讓車騎將軍音。商、根兄弟欲自黥、劓以謝太后。上聞之,大怒,乃使尚書責問司隸校尉、京兆尹,知成都侯商等奢僭不軌,藏匿奸猾,皆阿縱,不舉奏正法;二人頓首省戶下。又賜車騎將軍音策書曰:“外家何甘樂禍!而欲自黥、劓,相戮辱于太后前,傷慈母之心,以危亂國家!外家宗族強,上一身浸弱日久,今將一施之,君其召諸侯,令待府舍!”是日,詔尚書奏文帝時誅將軍薄昭故事。車騎將軍音藉稿請罪,商、立、根皆負斧質謝,良久乃已。上特欲恐之,實無意誅也。  

      秋,八月,乙卯,孝景廟北闕災。  

      初,許皇后與班婕妤皆有寵于上。上嘗游后庭,欲與婕妤同輦載,婕妤辭曰:“觀古圖畫,賢圣之君皆有名臣在側,三代末主乃有嬖妾。今欲同輦,得無近似之乎!”上善其言而止。太后聞之,喜曰:“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班婕妤進侍者李平得幸,亦為婕妤,賜姓曰衛。其后,上微行過陽阿主家,悅歌舞者趙飛燕,召入宮,大幸;有女弟,復召入,姿性尤醲粹,左右見之,皆嘖嘖嗟賞。有宣帝時披香博士淖方成在帝后,唾曰:“此禍水也,滅火必矣!”姊、弟俱為婕妤,貴傾后宮。許皇后、班婕妤皆失寵。于是趙飛燕譖告許皇后、班婕妤挾媚道,祝詛后宮,詈及主上。冬,十一月,甲寅,許后廢處昭臺宮,后姊謁等皆誅死,親屬歸故郡?紗柊噫兼,婕妤對曰:“妾聞‘死生有命,富貴在天!拚形疵筛,為邪欲以何望!使鬼神有知,不受不臣之訴;如其無知,訴之何益!故不為也!鄙仙破鋵,赦之,賜黃金百斤。趙氏姊、弟驕妒,婕妤恐久見危,乃求共養太后于長信宮。上許焉。  

      廣漢男子鄭躬等六十馀人攻官寺,篡囚徒,盜庫兵;自稱山君。  

           孝成皇帝上之下鴻嘉四年(甲辰,公元前一七年)

      秋,勃海、清河、信都河水湓溢,灌縣、邑三十一,敗官亭、民舍四萬馀所。平陵李尋等奏言:“議者常欲求索九河故跡而穿之。今因其自決,可且勿塞,以觀水勢;河欲居之,當稍自成川,跳出沙土。然后順天心而圖之,必有成功,而用財力寡!庇谑撬熘共蝗。朝臣數言百姓可哀,上遣使者處業振贍之。  

      廣漢鄭躬等黨與浸廣,犯歷四縣,眾且萬人;州郡不能制。冬,以河東都尉趙護為廣漢太守,發郡中及蜀郡合三萬人擊之,或相捕斬除罪;旬月平。遷護為執金吾,賜黃金百斤。  

      是歲,平阿安侯王譚薨。上悔廢譚使不輔政而薨也,乃復成都侯商以特進領城門兵,置幕府,得舉吏如將軍。魏郡杜鄴時為郎,素善車騎將軍音,見音前與平阿侯有隙,即說音曰:“夫戚而不見殊,孰能無怨!昔秦伯有千乘之國而不能容其母弟,《春秋》譏焉。周、召則不然,忠以相輔,義以相匡,同己之親,等己之尊,不以圣德獨兼國寵,又不為長專受榮任,分職于陜,并為弼疑,故內無感恨之隙,外無侵侮之羞,俱享天祐,兩荷高名者,蓋以此也。竊見成都侯以特進領城門兵,復有詔得舉吏如五府,此明詔所欲寵也。將軍宜承順圣意,加異往時,每事凡議,必與及之。發于至誠,則孰不說諭!”音甚嘉其言,由是與成都侯商親密。二人皆重鄴。  

           孝成皇帝上之下永始元年(乙巳,公元前一六年)

      春,正月,癸丑,太官凌室火。戊午,戾后園南闕火。  

      上欲立趙婕妤為皇后,皇太后嫌其所出微甚,難之。太后姊子淳于長為侍中,數往來通語東宮;歲馀,乃得太后指,許之。夏,四月,乙亥,上先封婕妤父臨為成陽侯。諫大夫河間劉輔上書,言:“昔武王、周公,承順天地以饗魚、鳥之瑞,然猶君臣礻氐懼,動色相戒。況于季世,不蒙繼嗣之福,屢受威怒之異者虖!雖夙夜自責,改過易行,畏天命,念祖業,妙選有德之世,考卜窈窕之女,以承宗廟,順神祗心,塞天下望,子孫之祥猶恐晚暮!今乃觸情縱欲,傾于卑賤之女,欲以母天下,不畏于天,不愧于人,惑莫大焉!里語曰:‘腐木不可以為柱;人婢不可以為主!烊酥挥,必有禍而無福,市道皆共知之,朝廷莫肯壹言。臣竊傷心,不敢不盡死!”書奏,上使侍御史收縛輔,系掖庭秘獄,群臣莫知其故。于是左將軍辛慶忌、右將軍廉褒、光祿勛瑯邪師丹、太中大夫谷永俱上書曰:“竊見劉輔前以縣令求見,擢為諫大夫,此其言必有卓詭切至當圣心者,故得拔至于此;旬月之間,收下秘獄。臣等愚以為輔幸得托公族之親,在諫臣之列,新從下土來,未知朝廷體,獨觸忌諱,不足深過。小罪宜隱忍而已,如有大惡,宜暴治理官,與眾共之。今天心未豫,災異屢降,水旱迭臻,方當隆寬廣問,褒直盡下之時也,而行慘急之誅于諫爭之臣,震驚群下,失忠直心。假令輔不坐直言,所坐不著,天下不可戶曉。同姓近臣,本以言顯,其于治親養忠之義,誠不宜幽囚于掖庭獄。公卿以下,見陛下進用輔亟而折傷之暴,人有懼心,精銳銷耎,莫敢盡節正言,非所以昭有虞之聽,廣德美之風!臣等竊深傷之,惟陛下留神省察!”上乃徙系輔共工獄,減死罪一等,論為鬼薪。  

      初,太后兄弟八人,獨弟曼早死,不侯;太后憐之。曼寡婦渠供養東宮,子莽幼孤,不及等比,其群兄弟皆將軍、五侯子,乘時侈靡,以輿馬聲色佚游相高。莽因折節為恭儉,勤身博學,被服如儒生;事母及寡嫂,養孤兄子,行甚敕備;又外交英俊,內事諸父,曲有禮意。大將軍鳳病,莽侍疾,親嘗藥,亂首垢面,不解衣帶連月。鳳且死,以托太后及帝,拜為黃門郎,遷射聲校尉。久之,叔父成都侯商上書,愿分戶邑以封莽。長樂少府戴崇、侍中金涉、中郎陳湯等皆當世名士,咸為莽言,上由是賢莽,太后又數以為言。五月,乙未,封莽為新都侯,遷騎都尉、光祿大夫、侍中。宿衛謹敕,爵位益尊,節操愈謙,散輿馬、衣裘振施賓客,家無所馀;收贍名士,交結將、相、卿、大夫甚眾。故在位更推薦之,游者為之談說,虛譽隆洽,傾其諸父矣。敢為激發之行,處之不漸恧。嘗私買侍婢,昆弟或頗聞知,莽因曰:“后將軍硃子元無子,莽聞此兒種宜子,為買之”。即日以婢奉硃博。其匿情求名如此!  

      六月,丙寅,立皇后趙氏,大赦天下;屎蠹攘,寵少衰。而其女弟絕幸,為昭儀,居昭陽舍,其中庭彤硃而殿上髹漆;切皆銅沓,黃金涂;白玉階;壁帶往往為黃金釭,函藍田璧、明珠、翠羽飾之。自后宮未嘗有焉。趙后居別館,多通侍郎、宮奴多子者。昭儀嘗謂帝曰:“妾姊性剛,有如為人構陷,則趙氏無種矣!”因泣下忄妻惻。帝信之,有白后奸狀者,帝輒殺之。由是后公為淫恣,無敢言者,然卒無子。  

      光祿大夫劉向以為王教由內及外,自近者始,于是采取《詩》、《書》所載賢妃、貞婦興國顯家及孽、嬖亂亡者,序次為《列女傳》,凡八篇,及采傳記行事,著《新序》、《說苑》,凡五十篇,奏之,數上疏言得失,陳法戒。書數十上,以助觀覽,補遺闕。上雖不能盡用,然內嘉其言,常嗟嘆之。  

      昌陵制度奢泰,久而不成。劉向上疏曰:“臣聞王者必通三統,明天命所授者博,非獨一姓也。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國。孝文皇帝嘗美石槨之固,張釋之曰:‘使其中有可欲,雖錮南山猶有隙!蛩勒邿o終極,而國家有廢興,故釋之之言為無窮計也。孝文寤焉,遂薄葬。棺槨之作,自黃帝始。黃帝、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丘垅皆小,葬具甚微;其賢臣孝子亦承命順意而薄葬之。此誠奉安君父忠孝之至也?鬃釉崮赣诜,墳四尺。延陵季子葬其子,封墳掩坎,其高可隱。故仲尼孝子而延陵慈父,舜、禹忠臣,周公弟弟,其葬君、親、骨肉皆微薄矣。非茍為儉,誠便于體也。秦始皇帝葬于驪山之阿,下錮三泉,上崇山墳,水銀為江、海,黃金為鳧、雁,珍寶之臧,機械之變,棺槨之麗,宮館之盛,不可勝原。天下苦其役而反之,驪山之作未成,而周章百萬之師至其下矣。項籍燔其宮室、營宇,牧兒持火照求亡羊,失火燒其臧槨。自古至今,葬未有盛如始皇者也。數年之間,外被項籍之災,內離牧豎之禍,豈不哀哉!是故德彌厚者葬彌薄,知愈深者葬愈微。無德寡知,其葬愈厚。丘隴彌高,宮廟甚麗,發掘必速。由是觀之,明暗之效,葬之吉兇,昭然可見矣。陛下即位,躬親節儉,始營初陵,其制約小,天下莫不稱賢明;及徙昌陵,增卑為高,積土為山,發民墳墓,積以萬數,營起邑居,期日迫卒,功費大萬百馀,死者恨于下,生者愁于上,臣甚愍焉!以死者為有知,發人之墓,其害多矣;若其無知,又安用大!謀之賢知則不說,以示眾庶則苦之,若茍以說愚夫淫侈之人,又何為哉!唯陛下上覽明圣之制以為則,下觀亡秦之禍以為戒,初陵之模,宜從公卿大臣之議,以息眾庶!”上感其言。  

      初,解萬年自詭昌陵三年可成,卒不能就;群臣多言其不便者。下有司議,皆曰:“昌陵因卑為高,度便房猶在平地上;客土之中,不保幽冥之靈,淺外不固。卒徒工庸以巨萬數,至然脂火夜作,取土東山,且與谷同賈,作治數年,天下遍被其勞。故陵因天性,據真土,處勢高敞,旁近祖考,前又已有十年功緒,宜還復故陵,勿徙民,便!”秋,七月,詔曰:“朕執德不固,謀不盡下,過聽將作大匠萬年言‘昌陵三年可成’,作治五年,中陵、司馬殿門內尚未加功。天下虛耗,百姓罷勞,客土疏惡,終不可成,朕惟其難,怛然傷心。夫‘過而不改,是謂過矣’。其罷昌陵,及故陵勿徙吏民,令天下毋有動搖之心!  

      初,酂侯蕭何之子孫嗣為侯者,無子及有罪,凡五絕祀。高后、文帝、景帝、武帝、宣帝思何之功,輒以其支庶紹封。是歲,何七世孫酂侯獲坐使奴殺人,減死,完為城旦。先是,上詔有司訪求漢初功臣之后,久未省錄。杜業說上曰:“唐、虞、三代皆封建諸侯,以成太平之美,是以燕、齊之祀與周并傳,子繼弟及,歷載不墮。豈無刑辟、繇祖之竭力,故支庶賴焉。跡漢功臣,亦皆割符世爵,受山河之誓;百馀年間,而襲封者盡,朽骨孤于墓,苗裔流于道,生為愍隸,死為轉尸。以往況今,甚可悲傷。圣朝憐閔,詔求其后,四方忻忻,靡不歸心。出入數年而不省察,恐議者不思大義,徒設虛言,則厚德掩息,吝簡布章,非所以示化勸后也。雖難盡繼,宜從尤功!鄙霞{其言。癸卯,封蕭何六世孫南長喜為酂侯。  

      立城陽哀王弟俚為王。  

      八月,丁丑,太皇太后王氏崩。  

      九月,黑龍見東萊。  

      丁巳晦,日有食之。  

      是歲,以南陽太守陳咸為少府,侍中淳于長為水衡都尉。  

           孝成皇帝上之下永始二年(丙午,公元前一五年)

      春,正月,己丑,安陽敬侯王音薨。王氏唯音為修整,數諫正,有忠直節。  

      二月,癸未夜,星隕如雨,繹繹,未至地滅。  

      乙酉晦,日有食之。  

      三月,丁酉,以成都侯王商為大司馬、衛將軍;紅陽侯王立位特進,領城門兵。  

      京兆尹翟方進為御史大夫。  

      谷永為涼州刺史,奏事京師,訖,當之部,上使尚書問永,受所欲言。永對曰:“臣聞王天下、有國家者,患在上有危亡之事而危亡之言不得上聞。如使危亡之言輒上聞,則商、周不易姓而迭興,三正不變改而更用。夏、商之將亡也,行道之人皆知之。晏然自以若天有日,莫能危,是故惡日廣而不自知,大命傾而不自寤!兑住吩唬骸U哂衅浒舱咭,亡者保其存者也!菹抡\垂寬明之聽,無忌諱之誅,使芻蕘之臣得盡所聞于前,群臣之上愿,社稷之長福也!元年,九月,黑龍見;其晦,日有食之。今年二月己未夜,星隕;乙酉,日有食之。六月之間,大異四發,二二而同月。三代之末,春秋之亂,未嘗有也。臣聞三代所以隕社稷、喪宗廟者,皆由婦人與群惡沉湎于酒;秦所以二世十六年而亡者,養生泰奢,奉終泰厚也。二者,陛下兼而有之,臣請略陳其效。  

      “建始、河平之際,許、班之貴,傾動前朝,熏灼四方,女寵至極,不可上矣;今之后起,什倍于前。廢先帝法度,聽用其言,官秩不當,縱釋王誅,驕其親屬,假之威權,從橫亂政,刺舉之吏莫敢奉憲。又以掖庭獄大為亂阱,榜棰C170于砲烙,絕滅人命,主為趙、李報德復怨。反除白罪,建治正吏,多系無辜,掠立迫恐,至為人起責,分利受謝,生入死出者,不可勝數。是以日食再既,以昭其辜。  

      “王者必先自絕,然后天絕之。今陛下棄萬乘之至貴,樂家人之賤事,厭高美之尊號,好匹夫之卑字,崇聚僄輕無義小人以為私客,數離深宮之固,挺身晨夜,與群小相隨,烏集雜會,飲醉吏民之家,亂服共坐,流湎枼嫚,溷淆無別,黽勉遁樂,晝夜在路,典門戶、奉宿衛之臣執干戈而守空宮,公卿百僚不知陛下所在,積數年矣。  

      “王者以民為基,民以財為本,財竭則下畔,下畔則上亡。是以明王愛養基本,不敢窮極,使民如承大祭。今陛下輕奪民財,不愛民力,聽邪臣之計,去高敞初陵,改作昌陵,役百乾溪,費擬驪山,靡敝天下,五年不成而后反故。百姓愁恨感天,饑饉仍臻,流散冗食,餧死于道,以百萬數。公家無一年之畜,百姓無旬日之儲,上下俱匱,無以相救!对姟吩疲骸蟊O不遠,在夏后之世!副菹伦酚^夏、商、周、秦所以失之,以鏡考己行,有不合者,臣當伏妄言之誅!  

      “漢興九世,百九十馀載,繼體之主七,皆承天順道,遵先祖法度,或以中興,或以治安;至于陛下,獨違道縱欲,輕身妄行,當盛壯之隆,無繼嗣之福,有危亡之憂,積失君道,不合天意,亦以多矣。為人后嗣,守人功業如此,豈不負哉!方今社稷、宗廟禍福安危之機在于陛下,陛下誠肯昭然遠寤,專心反道,舊愆畢改,新德既章,則赫赫大異庶幾可銷,天命去就庶幾可復,社稷、宗廟庶幾可保!唯陛下留神反覆,熟省臣言!”  

      帝性寬,好文辭,而溺于燕樂,皆皇太后與諸舅夙夜所常憂;至親難數言,故推永等使因天變而切諫,勸上納用之。永自知有內應,展意無所依違,每言事輒見答禮。至上此對,上大怒。衛將軍商密擿永令發去。上使侍御史收永,敕過交道廄者勿追;御史不及永,還。上意亦解,自悔。  

      上嘗與張放及趙、李諸侍中共宴飲禁中,皆引滿舉白,談笑大噱。時乘輿幄坐張畫屏風,畫紂醉踞妲己,作長夜之樂。侍中、光祿大夫班伯久疾新起,上顧指畫而問伯曰:“紂為無道,至于是虖?”對曰:“《書》云:‘乃用婦人之言’,何有踞肆于朝!所謂眾惡歸之,不如是之甚者也!”上曰:“茍不若此,此圖何戒?”對曰:“‘沉湎于酒’,微子所以告去也!教柺胶簟,《大雅》所以流連也!对姟、《書》淫亂之戒,其原皆在于酒!”上乃喟然嘆曰:“吾久不見班生,今日復聞讜言!”放等不懌,稍自引起更衣,因罷出。時長信庭林表適使來,聞見之。后上朝東宮,太后泣曰:“帝間顏色瘦黑。班侍中本大將軍所舉,宜寵異之;益求其比,以輔圣德!宜遣富平侯且就國!”上曰:“諾!鄙现T舅聞之,以風丞相、御史,求放過失。于是丞相宣、御史大夫方進奏“放驕蹇縱恣,奢淫不制,拒閉使者,賊傷無辜,從者支屬并乘權勢,為暴虐,請免放就國!鄙喜坏靡,左遷放為北地都尉。其后比年數有災變,故放久不得還。璽書勞問不絕。敬武公主有疾,詔徽放歸第視母疾。數月,主有瘳,后復出放為河東都尉。上雖愛放,然上迫太后,下用大臣,故常涕泣而遣之。  

      邛成太后之崩也,喪事倉卒,吏賦斂以趨辦,上聞之,以過丞相、御史。冬,十一月,己丑,冊免丞相宣為庶人,御史大夫方進左遷執金吾。二十馀日,丞相官缺,群臣多舉方進者;上亦器其能,十一月,壬子,擢方進為丞相,封高陵侯。以諸吏、散騎、光祿勛孔光為御史大夫。方進以經術進,其為吏,用法刻深,好任勢立威;有所忌惡,峻文深詆,中傷甚多。有言其挾私詆欺不專平者,上以方進所舉應科,不以為非也。光,褒成君霸之少子也,領尚書,典樞機十馀年,守法度,修故事,上有所問,據經法,以心所安而對,不希指茍合;如或不從,不敢強諫爭,以是久而安。時有所言,輒削草藁,以為章主之過以奸忠直,人臣大罪也。有所薦舉,唯恐其人之聞知。沐日歸休,兄弟妻子燕語,終不及朝省政事;騿柟猓骸皽厥沂≈袠,皆何木也?”光嘿不應,更答以它語,其不泄如是。  

      上行幸雍,祠五畤。  

      衛將軍王商惡陳湯,奏“湯妄言昌陵且復發徙;又言黑龍冬出,微行數出之應!蓖⑽咀唷皽撬,大不敬!痹t以湯有功,免為庶人,徙邊。  

      上以趙后之立也,淳于長有力焉,故德之,乃追顯其前白罷昌陵之功,下公卿,議封長。光祿勛平當以為:“長雖有善言,不應封爵之科!碑斪筮w巨鹿太守。上遂下詔,以常侍閎,侍中、衛尉長首建至策,賜長、閎爵關內侯。將作大匠萬年佞邪不忠,毒流眾庶,與陳湯俱徒敦煌。  

      初,少府陳咸,衛尉逢信,官簿皆在翟方進之右;方進晚進,為京兆尹,與咸厚善。及御史大夫缺,三人皆名卿,俱在選中,而方進得之。會丞相薛宣得罪,與方進相連,上使五二千石雜問丞相、御史,咸詰責方進,冀得其處,方進心恨。陳湯素以材能得幸于王鳳及王音,咸、信皆與湯善,湯數稱之于鳳、音所,以此得為九卿。及王商黜逐湯,方進因奏“咸、信附會湯以求薦舉,茍得無恥!苯悦夤。  

      是歲,瑯邪太守硃博為左馮翊。博治郡,常令屬縣各用其豪桀以為大吏,文、武從宜?h有劇賊及它非常,博輒移書以詭責之,其盡力有效,必加厚賞;懷詐不稱,誅罰輒行。以是豪強懾服,事無不集。  

           孝成皇帝上之下永始三年(丁未,公元前一四年)

      春,正月,己卯晦,日有食之。  

      初,帝用匡衡議,罷甘泉泰畤,其日,大風壞甘泉竹宮,折拔畤中樹木十圍以上百馀。帝異之,以問劉向,對曰:“家人尚不欲絕種祠,況于國之神寶舊畤!且甘泉、汾陰及雍五畤始立,皆有神礻氐感應,然后營之,非茍而已也。武、宣之世奉此三神,禮敬敕備,神光尤著。祖宗所立神祗舊位,誠未易動。前始納貢禹之議,后人相因,多所動搖!兑状髠鳌吩唬骸_神者殃及三世!制渚滩华氈褂淼!”上意恨之,又以久無繼嗣,冬,十月,庚辰,上白太后,令詔有司復甘泉泰畤、汾陰后土如故,及雍五畤、陳寶祠、長安及郡國祠著明者,皆復之。  

      是時,上以無繼嗣,頗好鬼神、方術之屬,上書言祭祀方術得待詔者甚眾,祠祭費用頗多。谷永說上曰:“臣聞明于天地之性,不可惑以神怪;知萬物之情,不可罔以非類。諸背仁義之正道,不遵《五經》之法言,而盛稱奇怪鬼神,廣崇祭祀之方,求報無福之祠,及言世有仙人,服食不終之藥,遙興輕舉、黃治變化之術者,皆奸人惑眾,挾左道,懷詐偽,以欺罔世主。聽其言,洋洋滿耳,若將可遇,求之,蕩蕩如系風捕景,終不可得。是以明王距而不聽,圣人絕而不語。昔秦始皇使徐福發男女入海求神采藥,因逃不還,天下怨恨。漢興,新垣平、齊人少翁、公孫卿、欒大等皆以術窮詐得,誅夷伏辜。唯陛下距絕此類,毋令奸人有以窺朝者!”上善其言。  

      十一月,尉氏男子樊并等十三人謀反,殺陳留太守,劫略吏民,自稱將軍;徒李潭、稱忠、鍾祖、訾順共殺并,以聞,皆封為侯。  

      十二月,山陽鐵官徙蘇令等二百二十八人攻殺長吏,盜庫兵,自稱將軍;經郡國十九,殺東郡太守及汝南都尉。汝南太守嚴䜣捕斬令等。遷䜣為大司農。故南昌尉九江梅福上書曰:“昔高祖納善若不及,從諫如轉圜,聽言不求其能,舉功不考其素,陳平起于亡命而為謀主,韓信拔于行陳而建上將;故天下之士云合歸漢,爭進奇異,知者竭其策,愚者盡其慮,勇士極其節,怯夫勉其死。合天下之知,并天下之威,是以舉秦如鴻毛,取楚若拾遺,此高祖所以無敵于天下也。孝武皇帝好忠諫,說至言,出爵不待廉、茂,慶賜不須顯功,是以天下布衣各厲志竭精以赴闕廷,自衒鬻者不可勝數,漢家得賢,于此為盛。使孝武皇帝聽用其計,升平可致,于是積尸暴骨,快心胡、越,故淮南王安緣間而起;所以計慮不成而謀議泄者,以眾賢聚于本朝,故其大臣勢陵,不敢和從也。方今布衣乃窺國家之隙,見間而起者,蜀郡是也。及山陽亡徒蘇令之群,蹈藉名都、大郡,求黨與,索隨和,而亡逃匿之意,此皆輕量大臣,無所畏忌,國家之權輕,故匹夫欲與上爭衡也。士者,國之重器。得士則重,失士則輕!对姟吩疲骸疂鷿嗍,文王以寧!瘡R堂之議,非草茅所言也。臣誠恐身涂野草,尸并卒伍,故數上書求見,輒報罷。臣聞齊桓之時,有以九九見者,桓公不逆,欲以致大也。今臣所言,非特九九也,陛下距臣者三矣,此天下士所以不至也。昔秦武王好力,任鄙叩關自鬻;繆公行伯,由余歸德。今欲致天下之士,民有上書求見者,輒使詣尚書問其所言,言可采取者,秩以升斗之祿,賜以一束之帛,若此,則天下之士,發憤懣,吐忠言,嘉謀日聞于上,天下條貫,國家表里,爛然可睹矣。夫以四海之廣,士民之數,能言之類至眾多也;然其俊桀指世陳政,言成文章,質之先圣而不繆,施之當世合時務,若此者亦無幾人。故爵祿束帛者,天下之砥石,高祖所以厲世摩鈍也?鬃釉唬骸び破涫,必先利其器!燎貏t不然,張誹謗之罔以為漢驅除,倒持泰阿,授楚其柄。故誠能勿失其柄,天下雖有不順,莫敢觸其鋒,此孝武皇帝所以辟地建功,為漢世宗也。  

      “今陛下既不納天下之言,又加戮焉。夫鳶鵲遭害,則仁鳥增逝,愚者蒙戮,則智士深退。間者愚民上疏,多觸不急之法,或下廷尉而死者眾。自陽朔以來,天下以言為諱,朝廷尤甚,群臣皆承順上指,莫有執正。何以明其然也?取民所上書,陛下之所善,試下之廷尉,廷尉必曰‘非所宜言,大不敬,’以此卜之,一矣。故京兆尹王章,資質忠直,敢面引廷爭,孝元皇帝擢之,以厲具臣而矯曲朝;及至陛下,戮及妻子。且惡惡止其身,王章非有反畔之辜而殃及室家,折直士之節,結諫臣之舌。群臣皆知其非,然不敢爭,天下以言為戒,最國家之大患也!愿陛下循高祖之軌,杜亡秦之路,除不急之法,下無諱之詔,博覽兼聽,謀及疏賤,令深者不隱,遠者不塞,所謂‘辟四門,明四目’也。往者不可及,來者猶可追。方今君命犯而主威奪,外戚之權,日以益隆。陛下不見其形,愿察其景!建始以來,日食、地震,以率言之,三倍春秋,水災亡與比數,陰盛陽微,金鐵為飛,此何景也?漢興以來,社稷三危:呂,霍,上官;皆母后之家也。親親之道,全之為右,當與之賢師良傅,教以忠孝之道。今乃尊寵其位,授以魁柄,使之驕逆,至于夷滅,此失親親之大者也。自霍光之賢,不能為子孫慮,故權臣易世則危!稌吩唬骸闳艋,始庸庸!瘎萘暧诰,權隆于主,然后防之,亦無及已!”上不納。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北京快三app

      <tbody id="aequ2"></tbody>
    4. <button id="aequ2"><object id="aequ2"></object></button>

    5. <th id="aequ2"></th>
      1. <th id="aequ2"></th>
      2. <button id="aequ2"><object id="aequ2"></object></button>

        <dd id="aequ2"></dd><dd id="aequ2"></dd>
        <nav id="aequ2"><track id="aequ2"><video id="aequ2"></video></track></nav><dd id="aequ2"></dd>
      3. <em id="aequ2"><tr id="aequ2"><u id="aequ2"></u></tr></em>
        鹰潭 | 宿州 | 六安 | 库尔勒 | 玉林 | 眉山 | 克孜勒苏 | 巴音郭楞 | 牡丹江 | 宣城 | 随州 | 神木 | 保山 | 昌吉 | 柳州 | 鞍山 | 单县 | 鄂尔多斯 | 潍坊 | 吉林长春 | 天长 | 塔城 | 云浮 | 海西 | 文昌 | 西双版纳 | 山南 | 连云港 | 曲靖 | 新沂 | 东阳 | 攀枝花 | 扬中 | 鹰潭 | 朔州 | 绵阳 | 安岳 | 南平 | 恩施 | 滨州 | 湘潭 | 禹州 | 台北 | 黄石 | 馆陶 | 喀什 | 和田 | 黔南 | 东阳 | 琼中 | 梧州 | 邵阳 | 揭阳 | 吉林 | 兴安盟 | 五指山 | 库尔勒 | 永康 | 许昌 | 韶关 | 宜昌 | 济源 | 湛江 | 阿拉善盟 | 昌都 | 昌都 | 海北 | 泗阳 | 云南昆明 | 安吉 | 唐山 | 咸宁 | 宁德 | 南充 | 恩施 | 海丰 | 吴忠 | 伊犁 | 佳木斯 | 商洛 | 广饶 | 丽江 | 宿迁 | 宝鸡 | 陇南 | 海东 | 平潭 | 唐山 | 三河 | 泗阳 | 南京 | 三门峡 | 长垣 | 曲靖 | 唐山 | 抚州 | 绵阳 | 鹤壁 | 山南 | 益阳 | 甘孜 | 西藏拉萨 | 馆陶 | 茂名 | 滨州 | 丽水 | 桂林 | 郴州 | 株洲 | 潍坊 | 三河 | 清远 | 安康 | 西双版纳 | 燕郊 | 潍坊 | 如皋 | 包头 | 苍南 | 台中 | 淄博 | 德州 | 南阳 | 牡丹江 | 呼伦贝尔 | 天水 | 通化 | 广西南宁 | 固原 | 平潭 | 恩施 | 潍坊 | 承德 | 山南 | 齐齐哈尔 | 青海西宁 | 宁国 | 青海西宁 | 昌吉 | 烟台 | 雄安新区 | 鞍山 | 临猗 | 宁德 | 漯河 | 梧州 | 仁寿 | 呼伦贝尔 | 石嘴山 | 常德 | 苍南 | 衡水 | 建湖 | 齐齐哈尔 | 中山 | 瑞安 | 通辽 | 宜宾 | 高密 | 张掖 | 宜都 | 仁怀 | 眉山 | 项城 | 揭阳 | 许昌 | 包头 | 连云港 | 武威 | 天水 | 常德 | 霍邱 | 黄石 | 嘉峪关 | 德州 | 枣庄 | 儋州 | 仁怀 | 唐山 | 阜新 | 黑龙江哈尔滨 | 灌云 | 诸城 | 宁德 | 潜江 | 那曲 | 灌云 | 库尔勒 | 抚顺 | 扬州 | 长兴 | 邵阳 | 黄南 | 泗洪 | 营口 | 开封 | 松原 | 塔城 | 乌海 | 慈溪 | 赣州 | 酒泉 | 东阳 | 潍坊 | 黑龙江哈尔滨 | 丹东 | 鸡西 | 萍乡 | 清徐 | 云南昆明 | 汕头 | 诸城 | 西藏拉萨 | 定州 | 迁安市 | 鸡西 | 邹平 | 锡林郭勒 | 岳阳 | 许昌 | 甘南 | 德清 | 莱芜 | 改则 | 永新 | 诸城 | 图木舒克 | 河源 | 吉安 | 阿克苏 | 宿迁 | 馆陶 | 盘锦 | 宁国 | 沧州 | 湛江 | 三沙 | 阳春 | 永新 | 安顺 | 灌云 | 龙口 | 宜春 | 信阳 | 阿坝 | 广汉 | 张家界 | 东海 | 平潭 | 高雄 | 孝感 | 定安 | 龙岩 | 汉川 | 庆阳 | 三亚 | 眉山 | 馆陶 | 承德 | 鹤壁 | 平凉 | 荆门 | 万宁 | 白山 | 黑河 | 舟山 | 韶关 | 任丘 | 张家界 | 七台河 | 杞县 | 铜仁 | 张北 | 安岳 | 靖江 | 扬中 | 沭阳 | 宜都 | 鞍山 | 信阳 | 商丘 | 镇江 | 鸡西 | 泗阳 | 神木 | 陵水 | 保山 | 邵阳 | 防城港 | 鹤岗 | 章丘 | 孝感 | 嘉善 | 延边 | 宜宾 | 白沙 | 基隆 | 垦利 | 湖南长沙 | 庄河 | 潍坊 | 张掖 | 湖南长沙 | 任丘 | 运城 | 邹城 | 信阳 | 开封 | 来宾 | 克拉玛依 | 锡林郭勒 | 山东青岛 | 昌都 | 芜湖 | 白沙 | 清远 | 黔西南 | 沧州 | 海拉尔 | 茂名 | 巴音郭楞 | 惠东 | 驻马店 | 安徽合肥 | 湖北武汉 | 五指山 | 德阳 | 忻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长葛 | 和田 | 阿里 | 馆陶 | 丹东 | 涿州 | 庄河 | 德清 | 沧州 | 湛江 | 乌兰察布 | 阜阳 | 日土 | 中山 | 海丰 | 湘西 | 甘孜 | 日照 | 台湾台湾 | 万宁 | 通辽 | 玉环 | 德阳 | 黔东南 | 仁怀 | 吴忠 | 武夷山 | 昌吉 | 荆门 | 石狮 | 衢州 | 库尔勒 | 宜春 | 如东 | 陵水 | 雅安 | 五家渠 | 启东 | 徐州 | 大连 | 防城港 | 娄底 | 甘孜 | 许昌 | 临汾 | 漯河 | 三明 | 齐齐哈尔 | 庄河 | 东海 | 柳州 | 东方 | 盘锦 | 安庆 | 长葛 | 白城 | 嘉兴 | 清远 | 天长 | 本溪 | 定州 | 济南 | 青州 | 吕梁 | 甘南 | 青海西宁 | 吐鲁番 | 宜宾 | 常德 | 泉州 | 盘锦 | 黑龙江哈尔滨 | 辽阳 | 濮阳 | 自贡 | 安顺 | 图木舒克 | 海拉尔 | 琼中 | 昌都 | 荣成 | 天门 | 公主岭 | 新泰 | 韶关 | 铜仁 | 邹城 | 日土 | 临猗 | 宜都 | 甘孜 | 宁波 | 汝州 | 青海西宁 | 黔东南 | 六安 | 临猗 | 韶关 | 晋中 | 三沙 | 泗阳 | 迪庆 | 那曲 | 库尔勒 | 鹤岗 | 焦作 | 枣庄 | 巢湖 | 定西 | 明港 | 武夷山 | 六安 | 包头 | 琼中 | 青海西宁 | 潮州 | 呼伦贝尔 | 红河 | 鄢陵 | 烟台 | 诸暨 | 桐城 | 安阳 | 包头 | 益阳 | 桐乡 | 东方 | 巴音郭楞 | 白山 | 江门 | 淄博 | 淄博 | 衡水 | 济南 | 琼中 | 靖江 | 那曲 | 永康 | 内江 | 阿里 | 渭南 | 庄河 | 安顺 | 乐山 | 宿州 | 海门 | 扬州 | 平凉 | 赤峰 | 慈溪 | 黔东南 | 东海 | 靖江 | 昌吉 | 临海 | 东阳 | 临沂 | 大同 | 临沧 | 唐山 | 松原 | 荆门 | 泰州 | 新余 | 安顺 | 梧州 | 牡丹江 | 忻州 | 茂名 | 来宾 | 贵州贵阳 | 延边 | 海北 | 永州 | 普洱 | 乐山 | 赵县 | 杞县 | 汕头 | 蚌埠 | 泗洪 | 仙桃 | 金昌 | 邢台 | 邹城 | 朝阳 | 鸡西 | 黄山 | 晋城 | 渭南 | 广安 | 五指山 | 义乌 | 连云港 | 盐城 | 漳州 | 晋江 | 安顺 | 盘锦 | 湖州 | 澳门澳门 | 德宏 | 张掖 | 扬州 | 益阳 | 永州 | 桐城 | 临海 | 鸡西 | 灌南 | 广州 | 鹤岗 | 绍兴 | 咸阳 | 阿勒泰 | 深圳 | 孝感 | 葫芦岛 | 达州 | 扬州 | 寿光 | 五指山 | 保定 | 寿光 | 济源 | 桐乡 | 株洲 | 阳江 | 潮州 | 宁波 | 肇庆 | 双鸭山 | 揭阳 | 淮南 | 张家界 | 海北 | 桓台 | 临汾 | 神农架 | 牡丹江 | 汕尾 | 荆门 | 鹤壁 | 垦利 | 大同 | 蓬莱 | 海拉尔 | 文山 | 海安 | 湘潭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灵宝 | 河源 | 眉山 | 三沙 | 阳泉 | 吐鲁番 | 吉林长春 | 营口 | 天水 | 高雄 | 玉溪 | 永新 | 镇江 | 项城 | 辽源 | 吉安 | 抚州 | 昌吉 | 忻州 | 玉树 | 澄迈 | 湘西 | 广州 | 廊坊 | 大庆 | 玉溪 | 瓦房店 | 鹤岗 | 寿光 | 仙桃 | 菏泽 | 台北 | 海安 | 巴彦淖尔市 | 广饶 | 锡林郭勒 | 基隆 | 舟山 | 秦皇岛 | 琼中 | 枣阳 | 丽江 | 潜江 | 临猗 | 莱州 | 海门 | 眉山 | 白银 | 基隆 | 苍南 | 锡林郭勒 | 枣庄 | 嘉兴 | 河池 | 济源 | 伊犁 | 浙江杭州 | 日喀则 | 和县 | 聊城 | 白山 | 天门 | 黄冈 | 莒县 | 迁安市 | 湘潭 | 随州 | 盘锦 | 聊城 | 沭阳 | 枣庄 | 黑河 | 抚州 | 南充 | 莆田 | 吉林 | 营口 | 抚顺 | 三明 | 库尔勒 | 甘南 | 长垣 | 海拉尔 | 定安 | 博罗 | 铁岭 | 张北 | 汉中 | 广西南宁 | 三门峡 | 锡林郭勒 | 阜新 | 大庆 | 迪庆 | 四平 | 红河 | 钦州 | 阿勒泰 | 新沂 | 七台河 | 吉林 | 开封 | 泰兴 | 广安 | 黄南 | 天水 | 资阳 | 遵义 | 绵阳 | 湘潭 | 桂林 | 库尔勒 | 和田 | 大理 | 牡丹江 | 寿光 | 葫芦岛 | 汝州 | 汉川 | 白城 | 怒江 | 威海 | 孝感 | 霍邱 | 长兴 | 如东 | 宣城 | 吐鲁番 | 那曲 | 瑞安 | 鹤岗 | 大兴安岭 | 辽源 | 惠东 | 垦利 | 巴中 | 海安 | 文昌 | 泸州 | 兴化 | 凉山 | 郴州 | 芜湖 | 三明 | 义乌 | 台中 | 石狮 | 瑞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南京 | 天水 | 鄢陵 | 保山 | 信阳 | 株洲 | 湛江 | 镇江 | 台山 | 湖南长沙 | 塔城 | 葫芦岛 | 迪庆 | 阿坝 | 亳州 | 定安 | 枣庄 | 防城港 | 象山 | 普洱 | 黄山 | 鞍山 | 台山 | 嘉善 | 淮北 | 明港 | 贺州 | 葫芦岛 | 丹阳 | 兴安盟 | 黄南 | 黄南 | 蚌埠 | 新泰 | 三门峡 | 义乌 | 东海 | 南安 | 大庆 | 晋城 | 诸城 | 荆州 | 大庆 | 平顶山 | 吉林 | 北海 | 济南 | 苍南 | 盘锦 | 南京 | 泉州 | 扬州 | 乳山 | 株洲 | 阿拉善盟 | 霍邱 | 仁怀 | 仁寿 | 沭阳 | 广元 | 喀什 | 鄂尔多斯 | 淮北 | 任丘 | 柳州 | 章丘 | 北海 | 西藏拉萨 | 鄢陵 | 六盘水 | 安岳 | 温岭 | 姜堰 | 灌南 | 建湖 | 武威 | 仁怀 | 六盘水 | 无锡 | 长治 | 定西 | 保山 | 淮北 | 廊坊 | 承德 | 贵港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长治 | 茂名 | 丹东 | 德宏 | 吐鲁番 | 扬州 | 海宁 | 广汉 | 晋城 | 梅州 | 娄底 | 黄山 | 禹州 | 台中 | 建湖 | 日土 | 阜阳 | 福建福州 | 阜阳 | 淮安 | 运城 | 连云港 | 永康 | 保亭 | 驻马店 | 台湾台湾 | 临猗 | 宣城 | 衡阳 | 东方 | 烟台 | 灌南 | 龙口 | 延安 | 寿光 | 余姚 | 甘南 | 章丘 | 涿州 | 鹤壁 | 儋州 | 汝州 | 锡林郭勒 | 仙桃 | 宜都 | 沛县 | 洛阳 | 昌都 | 禹州 | 柳州 | 铜陵 | 锦州 | 迁安市 | 宜都 | 海西 | 大丰 | 嘉峪关 | 神农架 | 湘潭 | 榆林 | 钦州 | 博罗 | 雅安 | 海南海口 | 永州 | 嘉善 | 大庆 | 阿拉尔 | 海南海口 | 四平 | 邳州 | 基隆 | 烟台 | 石河子 | 亳州 | 海拉尔 | 惠东 | 博罗 | 迁安市 | 金坛 | 佳木斯 | 淮安 | 乳山 | 常州 | 白山 | 六盘水 | 营口 | 公主岭 | 武安 | 临沂 | 醴陵 | 澳门澳门 | 余姚 | 新乡 | 聊城 | 海南 | 资阳 | 正定 | 武威 | 高密 | 崇左 | 贺州 | 株洲 | 朔州 | 莆田 | 七台河 | 鸡西 | 商丘 | 南通 | 齐齐哈尔 | 白城 | 四川成都 | 北海 | 乌兰察布 | 基隆 | 赤峰 | 朝阳 | 襄阳 | 定州 | 常州 | 开封 | 黔南 | 慈溪 | 阜阳 | 淮安 | 禹州 | 吉林 | 海拉尔 | 保亭 | 承德 | 象山 | 鄢陵 | 泉州 | 泰安 | 铜陵 | 延边 | 榆林 | 滁州 | 德清 | 鸡西 | 忻州 | 阜阳 | 盘锦 | 信阳 | 海西 | 滁州 | 海门 | 台山 | 包头 | 三河 | 珠海 | 莆田 | 西双版纳 | 克孜勒苏 | 三沙 | 延安 | 陵水 | 淄博 | 梧州 | 香港香港 | 塔城 | 蓬莱 | 汝州 | 张北 | 燕郊 | 云浮 | 葫芦岛 | 绵阳 | 黔西南 | 江苏苏州 | 马鞍山 | 儋州 | 延边 | 大丰 | 海北 | 昌吉 | 琼海 | 商丘 | 伊犁 | 涿州 | 舟山 | 晋中 | 锦州 | 齐齐哈尔 | 临海 | 晋城 | 慈溪 | 黔东南 | 黔西南 | 张北 | 东台 | 滁州 | 湛江 | 泉州 | 东营 | 海南海口 | 赣州 | 揭阳 | 包头 | 南安 | 七台河 | 河北石家庄 | 铁岭 | 庄河 | 绥化 | 芜湖 | 咸宁 | 遵义 | 吴忠 | 赣州 | 甘孜 | 海拉尔 | 景德镇 | 顺德 | 承德 | 鹤壁 | 克拉玛依 | 石嘴山 | 单县 | 兴安盟 | 芜湖 | 保亭 | 昆山 | 辽阳 | 阿克苏 | 绥化 | 昭通 | 泰州 | 湘西 | 嘉兴 | 台北 | 阿勒泰 | 广元 | 海宁 | 永新 | 平凉 | 仁寿 | 酒泉 | 辽阳 | 海丰 | 崇左 | 黔西南 | 普洱 | 海丰 | 平顶山 | 黔东南 | 台湾台湾 | 松原 | 公主岭 | 陵水 | 汕头 | 保定 | 宁国 | 惠东 | 凉山 | 海西 | 临海 | 西双版纳 | 玉环 | 塔城 | 姜堰 | 垦利 | 高雄 | 日土 |